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用充会员就可以看污现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赵小宁有信心能够活下来,哪怕面对一位元婴期老怪,哪怕面对十多个金丹期强者,若非如此,他是断然不会暴漏出自己的来历的。

   赵小宁虽然有信心,但是帝林却没有太大的信心,断然道:“不行,乃我剑灵山弟子,作为一个宗门的宗主,我怎能弃而去?”

   赵小宁还没开口,韩长老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杀阵?三级杀阵?个瘪犊子,修复了老子那个三级阵盘?”

   韩长老懵了,他感受到了炼狱山上那个恐怖的杀阵,那气息让他感觉熟悉,很明显那是自己送给赵小宁的阵盘。这让他有点不敢相信,毕竟这可是一个大杀器啊!

   听到韩长老的话,三大宗门的宗主眼中露出狂喜之色,尤其是帝林更是如负释重的松了口气,有这个阵盘的存在,起码能确保赵小宁的安危了。

   “韩长老,这是我的阵盘,我的阵盘好么?和有一毛钱的关系吗?”赵小宁撇嘴,他怕这个老家伙会打阵盘的主意,没办法,这是赵小宁最大的底牌和杀招,这东西他谁都不会给的。

   帝林当机立断:“诸位,我们且先回去,然后各自联系自己的宗门,绝对不能让炼狱山的计划得逞。若炼狱山的人想要趁机攻打我们某座灵山,这次我们定要来一招釜底抽薪,让他们有去无回。”

   “是!”

   帝林看向赵小宁,道:“赵小宁,炼狱山这边就且先交给,我只有一件事,必须活着回来,然后我会为和扶摇举办一场隆重的婚礼。”说到这看向身后:“我们走!”

   帝林他们很快就消失在了赵小宁眼中,此时赵小宁也没有了别的心思,静坐地上,闭上双眼,双手捏诀控制阵盘。

   嗖嗖嗖!

   嘟嘴卖萌清纯萝莉甜美可人美女图片

   无数道刚猛的剑气凭空凝现在大殿中,白茫茫的近乎实化,看上去声势骇人。

   大殿中环境有限,哪怕那些炼狱山的高手想要抵挡都很不切实际,他们肉身虽强,可是在这个阵盘中却毫无招架的能力。没办法,三级杀阵本身就极其逆天,如今阵盘里更是有着一千万灵石,威力之强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噗噗噗!

   一道道血雾在那些炼狱山高手身上绽放起来,所有人的下场都很凄惨,要么胸口被贯穿,要么胳膊和腿被斩断?

   不不不,在那么狭小的空间中他们根本就无法躲闪,直接被斩成血雾。

   “我艹,我受不了了,老子要自爆。”一位金丹期中期的强者发出绝望的怒吼,此刻唯有金丹自爆能让他解脱了,否则他根本就无法承受如今的绝望和痛苦以及无助。

   “若敢自爆,老子弄死。”朗星怒骂连连,此刻环境狭小,他们根本无法冲出阵法,若是那人自爆,他们不被阵法杀掉也会被金丹自爆的威力碾压成血雾的。

   那位金丹期中期强者愣了下,随后怒骂道:“朗星,我草拟姥姥啊!老子如今都要死了,还会怕不成?老子连死都不怕,又怎会怕?丫知不知道老子已经受够了?他娘仗着自己是元婴期修为,整日不把我们兄弟放在眼里倒也罢了。老子现在想死难道还要听从的意见?他妈算什么东西啊?能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吗?”

   一连串的怒骂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这家伙平日了客客气气,谁能想到今日会这般血腥?这他娘的也太燃了啊!尤其是刚才那话,他都快死了,又怎会怕朗星?

   是,他们是炼狱山的人,虽然要听从朗星的命令,可如果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没有,那未免活的太憋屈了吧?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朗星的眼神中都写满不爽。

   再看朗星,这货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凝固了,视乎没想到这家伙敢这样破口大骂自己。

   我艹。

   竟然敢骂我?

   他娘的竟然敢骂老子?

   我曰仙人板板,为何骂老子老子无法反驳?

   都说能吵吵的尽量别动手,他娘的这是逼老子对痛下杀手啊!

   一时间,朗星的眼神变得狰狞起来,抬手间一道惊人的剑气呼啸而出,他要将这个金丹期中期的家伙彻底杀死,绝对不能让他自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不过,他的剑气还没命中那人就被另一道剑气给抵挡住了。

   天地良心,赵小宁没想到他们会窝里反,这让他的心情很biu滴否,金丹期强者自爆的威力绝对是毁灭性的一场灾难,若那家伙真的要在阵盘中自爆,那么那些金丹期高手都会惨死,甚至连朗星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能这么轻易的就让他们付出代价,赵小宁当然会帮那个金丹期中期强者一次。

   论四有青年的道德品行。

   当然了,赵小宁并不担心金丹期强者自爆会破开他的杀阵,要知道里面有一千万灵石,别说金丹期强者自爆,哪怕元婴期强者自爆也难以毁掉它啊!

   “哥们,我救了是不是得谢谢我呢?”赵小宁面带微笑的看着那个中年人。

   “我谢妈啊!”中年人快哭了。

   感动?憋屈?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内心,但是他知道赵小宁这货太损了,这哪是救自己啊,而是想让自己死的壮烈一些,想让自己成为他手中的屠刀。

   另一个金丹期中期的高手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一脸郁闷的问:“睿长老,到底爆不爆啊?若爆,咱俩一起爆!”

   此刻他的双腿早已消失,鲜血不断的向外喷涌着,不仅如此,胸口更是被一道剑气所贯穿,可清晰的看到里面腐烂的内脏,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去,们这是一起自杀啊!”阵法外,赵小宁顿时就被逗乐了。不过他却没有丝毫怜悯之意,这些人虽然有着人类的身躯,但是他们的内心太过凶残,不配为人。

   说真的,在赵小宁眼中他们还不如畜生,杀了畜生吃它们的肉他心里或多或少会感觉有些残忍,可是杀这些人他心里只感觉过瘾,这种杀人如麻的感觉让他有种变态的刺激。

   就在这时,阵法中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赵老弟,我博当愿永生追随与您身边,只求您绕我一命好吗?”

   话音刚落,朗星愤怒的叫声就响了起来:“博当长老,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永世肖总炼狱山吗?此刻怎么会向剑灵山的弟子投降?”

   博当叹了口气:“副宗主,我也不想这样,但我不想死。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