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草莓丝瓜芭乐破解版

   () 转而扭头,不说一话。

   下午放了学,所有人都离开,司云邪握着扫把,里里外外开始打扫。

   他打扫的很仔细,很认真。

   或者说他很怕宣云脂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事。

   天色渐黑,司云邪端着木盆倒掉了一盆有一盆的脏水。

   此时的凌云山上。

   宣云脂坐在木椅上,喝着刚刚沏好的竹叶青。

   对面站着两个小孩。

   挂了彩的司徒炎,还有梳着两个小辫无措的林雅。

   他们俩在这儿站了一个时辰了。

   师父既没有问司徒炎的伤,也没有问他们这一个半月上课的结果。

   只是坐在那儿喝着第三杯茶水。

   短发柠檬少女带来冬天的清新

   过了一会儿,宣云脂突然露出笑来

   “我原本是想等另外一位小徒弟回来一起说的,不过看起来,另外一位遇到了些事情。”

   林雅终于忍不住,红着眼睛出声

   “师父,今天晚上教课的师傅责罚他留在那儿打扫大堂。”

   宣云脂眉头动了一下,声音懒散

   “为了何事?”

   林雅听到,下意识看了看司徒炎,

   “为了,为了”

   说了半天声音跟蚊子一样,到底也没说清楚。

   倒是林雅看向司徒炎的眼神,让她了解了些,

   “你跟司云邪打架了?”

   宣云脂单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向司徒炎。

   司徒炎也明白这事瞒不过师父,老实交代最好。

   “是,师父。”

   稚嫩的声音响起。

   “为了何事?”

   “为了为了,为了师父偏心!”

   司徒炎忍不住,终于把心里的不满说了出来。

   宣云脂听着倒是笑了

   “奥?我哪里偏心了?”

   司徒炎看着宣云脂这会儿倒是不怕了,

   “师父对云邪师弟好的过分,把离师父最近的房间给师弟住,还把糕点分给师弟吃,小炎跟师父说话的次数十根手指都数的过来,但是云邪师弟想什么时候见到师父就可以见到。”

   宣云脂抬了抬眼皮,声音浅淡,红唇带笑

   “你天生单系灵根天才,他天生杂灵根被人嘲笑说废物,你可见他说一句老天不公偏心了?”

   司徒炎一听,一下子无法反驳。

   但是心里还是有气

   “师父,徒儿这是先天便有,怎么能与这事相提并论?”

   她抬头,璀璨的眸子无波与他对视。

   “司徒炎,你生来什么都有,心里自然一股傲气,为师对你置之不理,才是对你最好的做法,可懂?”

   司徒炎一个**岁的孩子,哪懂这么深奥的道理。

   虽然没听懂,但是听懂了师父那句,这是为他好。

   突然间,心里头那股偏心的郁气一下子给消散了。

   小脑袋点的用力

   “懂,师父,我懂。”

   她的种种偏心,宣云脂自然认。

   她这性子冷淡,如果不是司徒炎跟林雅站在她跟前,若是放到一众小徒弟堆里,她压根都找不出谁是她徒弟。

   因为从来没上过心。

   她之所以还有耐心的呆在这儿,都是为了司云邪。

   不过身为师父,她当然不会说这些话。

   至少该装的样子还是要装的。

   至少看司徒炎这幅反应,刚刚她说的硬拗的话好像管些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