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樱桃视频app污下载安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二天,外面就沸沸扬扬的传了起来,关于苏浅陌对太后不敬,不但动手打伤了明月公主,还让太后受了重伤卧床不起的传言,像是滚雪球似得,在京城越滚越大,几乎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消息已经放出,外界的人们就开始大肆的议论了起来。

   对于这消息的真实性,人们纷纷表示怀疑。

   路人甲:“国师大人和夫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对太后和公主动手呢?这不可能。”

   路人乙:“就是啊,国师大人和夫人对人温和,哪怕是对百姓们都很亲切很体贴,我听鹤城的百姓说,他们去赈灾的时候,可温和了,怎么可能会随便对人动手?”

   路人甲:“我看是太后和明月公主做了什么让夫人生气的事儿了,不然夫人和国师大人都不会动手的。”

   路人丁:“明月公主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国师大人吗?如今夫人怀了国师大人的孩子,公主定然是吃醋了,看不得夫人好。”

   路人乙:“我看也是,这明月公主从来就刁蛮任性,哪里像夫人一样贤淑大度呢?”

   路人甲:“要我说,大家还是别乱猜测了,就算国师大人真的对公主和太后出手了,也一定是因为她们做的不对。”

   路人甲:“说的不错,如今皇宫里只传出了这样的消息,可也没见太后和皇上对国师大人采取什么行动,说明这事情还有待证实。”

   这些人都是南宫翊的忠实粉丝,几乎是将南宫翊当成神一样崇拜着的。如今南宫翊虽然多了皇叔的身份,但他们都喜欢叫他国师大人。

   复古麻花辫大眼睛小脸南方姑娘写真

   面对这一群南宫翊的忠实粉丝,一些不待见南宫翊的人就不乐意了,一个个的反驳。

   路人丙“们说的好听,如今太后已经卧床不起,昨天夜里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没有休息,全都在为太后和公主的伤势着急呢,若不是南宫翊和苏浅陌做的,又怎么会传出这样的消息来?”

   路人戊:“不错,无风不起浪,否则,怎么不说是别人伤害的太后和公主,非得说是南宫翊和苏浅陌呢?”

   路人己:“以我看,这件事*不离十是真的,没听说吗?昨日太后和明月公主在赏花宴上出言讽刺打击了南宫夫人,昨晚定然是报复。”

   路人乙不悦的回答,“不可能,国师大人和夫人才不是这样的人。”

   “不错,们不要危言耸听,胡说八道。”路人甲维护。

   路人乙分析:“国师大人和夫人要是真想对付谁,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白天才跟太后公主起冲突,晚上就对她们动手,这不是留下把柄让人怀疑么?”

   路人戊冷笑,“那可难说,指不定他们就是故意呢。”

   “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太后和公主受伤是事实,就算不是他们做的,也跟他们脱不了干系。还是那句话,无风不起浪,咱们是看错了国师大人了。”路人丙摇头叹息。

   整个京城似乎都陷入了一场讨论谁是伤害了太后和明月公主的真凶的话题里,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人们热情的呼声,不管是维护南宫翊的还是打击苏浅陌,起此彼伏,不得消停。

   面对这样的流言,苏浅陌已经习惯。

   她早知道慕辰灏不会无动于衷,太后是他亲生母亲,慕明月是他亲妹妹,这两个人同时倒下了,他要是能继续隐忍才怪。

   再者,就算慕辰灏不动作,太后肯定也会在私底下行动的。

   躺在柔软的贵妃榻上,苏浅陌坐在院子里吹着温暖的风,慵懒的晒着太阳喝着南宫翊新鲜给她榨来的果汁,一脸惬意,仿佛完全听不到外面的流言蜚语。

   春末初夏的天气,还是有些凉意,在阳光灿烂的午后,在院子里晒一晒太阳,绝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小姐,这可怎么办呢?外面都已经把和国师大人说成凶手,并且有人刻意的在外面渲染气氛,冒充旁观者调油加醋的讲了当时的画面,若不是奴婢知道情况,怕是都会相信了那些人的话了。怎么就不着急呢?”芸娘看到苏浅陌闲适的样子,一脸焦急。

   苏浅陌给她丢了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笑道,“吃点水果降降火,我如今是孕妇,可不能老是生气,不然对孩子不好。”

   这算什么解释啊?

   芸娘听到外面那些流言,都要急死了,没想到苏浅陌听了居然是这和态度,一脸无语的低头看着手里的葡萄,继续道,“小姐,是不是有法子对付她们啊?当真就不着急吗?”

   “不着急……”苏浅陌笑眯眯的将一颗葡萄丢进自己的嘴里,笑道,“急也没用不是?”

   “可是,可是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在外面大肆的诋毁和国师大人而不管不顾吗?”芸娘咬着嘴唇,担心的看着苏浅陌。

   “让他们说去吧,咱们只管好好的过咱们的日子就是了。”苏浅陌毫不在意的回答。

   芸娘都快急哭了,“小姐,奴婢还是去找国师大人说说吧。”

   苏浅陌是孕妇,她不能惹恼连苏浅陌,但看到苏浅陌这么淡定的样子,芸娘实在着急啊。

   苏浅陌扑哧一笑,阻止了芸娘,“别去了,他可没空理会这些事情。”

   “可是……”芸娘低着头,眼中带着一丝期待的看着苏浅陌,“小姐是不是有法子应付呢?”

   “没有。”苏浅陌摇头,从椅子上坐起来,道,“既然是谣言,就让它传好了,传够了,消停了,就不攻自破了。”

   芸娘是彻底的服了苏浅陌了,这世上的绯闻主角,怕是只有苏浅陌才能做到这么淡定的了。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芸娘是怎么也没办法跟苏浅陌一样安静下来坐在那里吃东西,所以干脆转身走了出去,打算找南宫翊说说这事儿。

   芸娘刚转身呢,就看到南宫翊一身白色的鎏金边长袍,步伐轻缓的走了过来。

   芸娘眼前一亮,道,“国师大人,回来了。”

   “嗯。”南宫翊点头,看了看一脸着急的芸娘,“怎么了?”

   芸娘咬着嘴唇,将在外面听到的那些传言都说了一遍,然后征求南宫翊的意见,“国师大人,咱们还是想想办法吧,继续让谣言这么传下去,对和小姐都很不利啊。”

   本以为苏浅陌不着急,南宫翊也应该会想想办法的,没想到他笑了笑,道,“无妨,让他们闹吧,闹够来就消停了。”

   语毕,南宫翊举步来到了苏浅陌跟前。

   芸娘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南宫翊的背影,欲哭无泪。

   这两人不愧是夫妻,连说话都一个语气的,芸娘简直哭笑不得了。

   罢了,主子们都不担心,她一个丫鬟再着急也没用,就让这样吧。

   芸娘叹口气,安静的站在了远处,低着头,不去打扰院子里的那两人。

   院子里,苏浅陌正吃着水果悠哉的躺着晒太阳,感觉熟悉的气息在靠近,她笑了笑,对南宫翊招手,“去哪儿了这么久没回来呢?”

   “有点事,出去了一趟。”南宫翊在苏浅陌身侧坐下,轻轻揉着她的长发,问,“肚子有没有什么不适的?”

   苏浅陌摇头,“能有什么呢,好着呢。”说着,她用脸蹭了蹭南宫翊的手,“外面也不知道将咱们说成什么样了,咱们一直无动于衷的话,说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做呢?”

   “一计不成,再施一计,他们总不会这么容易消停。”南宫翊笑了笑,道,“与其跟他们玩心计,不如好好的看他们闹。”

   苏浅陌抿嘴一笑,“不过这个时候还没找到咱们这儿来,也算是他们忍耐力好。”

   南宫翊挑眉,“马上就来了,所以,没事儿的时候要好好休息。”

   苏浅陌眨了眨眼睛,还来不及问南宫翊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见南风出现在他们跟前,“主子,皇上在飞羽宫外说要见和夫人。”

   苏浅陌嘴角狠狠的抽搐,“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慕辰灏要不要这么邪门啊……”

   “不想见就在这儿吧,我出去会会他。”南宫翊摸了摸苏浅陌的脑袋,笑着说道。

   “不要,我也去。”苏浅陌挣扎着起身来,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挽住了南宫翊的手。

   他就知道,这丫头喜欢热闹,定是坐不住的,所以他忙完事情就立刻回来找她了。

   两人携手走进飞羽殿大殿的时候,慕辰灏已经站在里面候着了。

   见苏浅陌和南宫翊牵着手进来,他的眸光微深,眼中满是阴沉。

   “见过皇上。”南宫翊和苏浅陌进门,看着站在大殿里面,浑身寒气的慕辰灏,微微弯身行礼。

   慕辰灏如今是后悔极了当初对南宫翊的宽容,若不是最开始的时候南宫翊就不必对他下跪行礼,如今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嚣张呢?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如今他想让南宫翊下跪,看南宫翊卑微的样子都难。

   原本就生气的慕辰灏,如今更是一口闷气憋在了心里,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了。

   “皇叔和王妃平身。”慕辰灏压下心中的沉闷,冷冷的开口。

   “谢皇上。”南宫翊和苏浅陌直起身子,“南风,上茶。”

   南风闻言,立刻给慕辰灏端上一杯热茶。

   南宫翊温润的一笑,“皇上请坐,不知皇上光临飞羽宫所谓何事?”

   所为何事?这南宫翊倒是厉害,竟能装作昨日什么都没发生么?

   他的母亲和妹妹都被他们害成了那样,他们倒是还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让慕辰灏越发的不爽了。

   “皇叔应该知道朕今日的来意才是。”慕辰灏冷哼,微微眯起眼睛,“皇叔是聪明人,又何必跟朕打哑谜?”

   南宫翊微微一愣,笑道,“皇上莫不是以为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吧?若皇上是因为这事来的,那本王就要失望了。”

   慕辰灏冷哼,“皇叔的意思是,外面说的都是假的么?”

   南宫翊不看慕辰灏,扶着苏浅陌在椅子上坐下,淡漠的道,“若皇上对本王不信任,那本王说再多都是多余的。”

   慕辰灏咬牙,“皇叔这是不打算给朕一个解释,一个交代了么?”

   南宫翊端起茶杯,轻轻的用盖子拨了拨被子里的茶叶,在苏浅陌身边坐下,对着茶杯吹了吹,然后送到苏浅陌的跟前。

   苏浅陌就这南宫翊送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幸福的笑了起来。

   慕辰灏看着这一幕,一双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这两人是故意在他面前秀恩爱么?他们以为这样就能打发他了?

   “皇上既然都不相信本王了,本王说什么都一样,不是吗?”南宫翊不冷不热的回答。

   “朕何时不相信皇叔了?朕若是不相信,又怎么会一度的重用?”慕辰灏气得脸色通红。

   而南宫翊依然优雅的笑着,一举一动,气质天成,贵气十足,“皇上若相信本王,今日就不会为这种事情来找本王了,不是吗?”

   “……”慕辰灏被南宫翊这话逼得额头青筋暴起,瞪着南宫翊和苏浅陌,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浅陌看到慕辰灏生气的样子,心里只觉得十分解气,脸上含笑的看他,“皇上,坐下来喝杯茶,消消气吧,还年轻,脾气太过暴躁总是不好的。”

   慕辰灏闻言,有些惊讶的看着苏浅陌,眼中满是疑问,还带着一抹期待。

   苏浅陌这是,关心他?

   苏浅陌笑了笑,证实了慕辰灏的想法,“我如今怎么说也是的婶婶,母后身子不好了,我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婶婶……

   听到这个词,慕辰灏简直恨不得将牙齿都咬碎。

   他发誓,他这辈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没有杀了苏浅陌,还让苏浅陌嫁给了南宫翊,这个该死的女人,比南宫翊还要气人,简直该死!

   听到苏浅陌的话,南宫翊在心里偷笑,脸上却是一脸严肃的看着苏浅陌,“陌儿,在皇上面前,不得无礼。”

   虽然他的脸色有些严肃,但语气却是温和的,哪里有半分责怪的意思?

   苏浅陌撇撇嘴,道,“是,爷,妾身失言了,还望皇上莫要责怪才是。”

   南宫翊对苏浅陌的回答很是满意,笑道,“皇上大人有大量,自然是不会责怪的。”

   南宫翊都这么说了,慕辰灏就算想要责怪苏浅陌什么,也是被堵在喉咙里了,一双眼睛阴沉的看着这一对夫妇,心中无比愤怒,怎么就没早早的将这两人给处理掉了?他们活的越久,对他的威胁就越大。

   慕辰灏甚至有些怀疑,若是继续跟他们这么相处下去,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周瑜。

   于是,慕辰灏深呼吸,想起自己今日来此的目的,咬牙道,“皇叔,不要转移话题,昨日母后和明月是在的宫里受重伤出去的,总要给朕一个解释。”

   不等南宫翊开口,苏浅陌就叹口气道,“我是以为公主和苏大公子会跟皇上交代清楚,是以就没有特地的跟皇叔去找了。如今皇上这么生气的来这里,是来兴师问罪的么?我倒是不知道了,我们又做错什么了?昨日在御花园,太后的赏花宴上,明月公主不慎打破了一个花盆,那花盆竟是种了蛊虫的,明月公主将花盆打破的同时也将蛊虫引到了身上。太后得知此事之后,心疼公主,便要我想办法让风影给公主看看,看是否有办法救公主,念在当初在清风苑里曾跟公主共事的份儿上,又见太后如此有诚意,我就答应了这事儿。”

   苏浅陌一脸无辜的看着慕辰灏,接着道,“回到飞羽宫,我有些身子不适,就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太后和明月公主已经被送去偏殿等候了,我二话不说就去请了尚未痊愈的风影去给明月公主看诊,遗憾的是风影也解不开噬魂蛊,只给了太后和公主几个建议就离开了。熟料公主受了刺激,竟将责任推卸到我头上来,二话不说就朝着我的肚子撞过来。”

   “皇上也知道,我这肚子里的孩子来之不易,我和皇叔都很珍惜,公主这么冲动,不就激怒皇叔了么?他一生气,没控制好力气,将公主打得飞了出去,公主飞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太后,这才连累了太后,让太后受了伤的。”苏浅陌撇撇嘴,扭头看着南宫翊。

   南宫翊颔首,表示认可,“这就是真相,皇上若是不信,可以问问苏大公子和太后身边的丫鬟。当然,他们未必说说实话,信我们还是信他们,就随意了。”

   慕辰灏眯起眼睛,阴沉的看着苏浅陌。

   其实他一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但还是不能容忍苏浅陌和南宫翊这么嚣张狂妄的举动。

   苏浅陌似乎怕慕辰灏不信,继续道,“要说事情到了这里,公主和太后赶紧回去找太医也就没事了,偏生公主殿下一片孝心,亲自搀扶太后的时候,不慎滑倒,还打碎了我屋子里的一个花瓶,这才让太后伤上加伤了。说到底,我也有错,我就不该在偏殿里放什么花瓶的。”

   苏浅陌自责的低着头,那样子,似乎很难受。

   可,这是花瓶的问题吗?

   慕辰灏简直要被气的吐血了,这对夫妇一唱一和的,逼得慕辰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本是来找他们兴师问罪的,可如今这样,倒是变成反过来为他们洗刷冤屈了?

   “王妃既然知道有错,为何一直不肯承认?”慕辰灏也是被逼得不知如今继续追究这件事了,干脆就抓住了苏浅陌的话继续往下说。

   苏浅陌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看着慕辰灏,“皇上也觉得我在屋子里放花瓶做错了吗?也是,若不是那里有个花瓶,明月公主就不会撞到它,不撞到它,就不会害的太后被毁容。我当真是错了,我一会子就亲自去给太后赔不是。”

   “哦?王妃要怎么跟太后赔不是?”慕辰灏脸色铁青,已经快受不了苏浅陌的瞎扯了。

   “当然是告诉她,我不该在屋子里放花瓶啊……虽然那花瓶价值不菲,但也没有太后的身体重要,我不会跟太后说我心疼花瓶的。”苏浅陌很是认真的点头,那样子,竟是纯洁的让人无法直视。

   慕辰灏终于再也受不了,怒道,“苏浅陌,够了,什么花瓶,这根本就与这件事无关。”

   看到慕辰灏被激怒,苏浅陌有些害怕的往南宫翊身边缩了缩,“皇上,咱们有话好好说啊……”

   好好说,他没暴走就不错了,跟她还能好好说吗?

   “皇上,不是想要本王给一个解释么?方才贱内所言便是真相,皇上信与不信就不是本王可以左右的了。”南宫翊说完,温柔的看着苏浅陌,道,“实在抱歉,贱内有了身子,身子不适,皇上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本王就先失陪了。”

   南宫翊说着就要起身来,却被慕辰灏拦住了,“皇叔,朕想跟单独谈谈。”

   有苏浅陌那个女人在,他根本就不能好好说话。

   南宫翊有些为难的看着苏浅陌。

   苏浅陌很是体贴的起身道,“没事,南风扶我回去就好了。”

   “南风,好好照顾夫人,可别出什么差错了。”南宫翊淡漠的看着门口的南风。

   苏浅陌有些无语,当然最无语的还是慕辰灏,他们的房间距离大殿也就几步路,南宫翊犯得着这么小心么?

   目送苏浅陌离开大殿,南宫翊才转身坐在椅子上,慵懒的看着慕辰灏,“皇上还有何事,请说吧。”

   慕辰灏眯起眼睛,道,“皇叔,朕只是想警告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能容忍和苏浅陌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们最好适可而止。有什么就冲着朕来,别伤害无辜。”

   慕辰灏这是跟南宫翊摊牌了,真是难得,被逼成这样,慕辰灏也是不容易啊。

   南宫翊挑眉,冷笑,“无辜?皇上说的无辜是指谁?太后还是公主?”

   看到南宫翊眼中的嘲讽和冰冷,慕辰灏咬牙,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南宫翊。因为,太后和慕明月确实都不无故,尤其是太后,南宫翊会变成废人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年,可全都是拜太后所赐。

   而慕明月,若她不招惹苏浅陌,也不会激怒南宫翊,所以,她们一点都不无辜。

   但就算是她们的错,他们的身份摆在那里,南宫翊怎么能出手这么狠,这可不是在打太后和慕明月,南宫翊打的是他慕辰灏的脸面。

   “皇叔就一点面子都不给朕了吗?”慕辰灏咬着牙冷哼。

   南宫翊轻笑,“本王向来敬重皇上,如何敢不给皇上您面子?”

   敬重?他如今这是敬重他的表现吗?慕辰灏终于装不下去了,“南宫翊,最好不要忘记的身份,如今不过是个闲散王爷,朕要杀轻而易举!”

   南宫翊笑了笑,“那皇上为何还不动手?”

   “以为朕不敢?”慕辰灏额头青筋暴起,浑身强烈的杀气,让室温顿时下降了好几度。

   “皇上请随意,本王就在这里。”南宫翊丝毫没有畏惧,连表情都没变一个,就这么悠闲的坐在那里,更是气得慕辰灏五脏六腑都要炸开了。

   这一刻,慕辰灏真是恨不得立刻一剑过去将南宫翊杀了,可是他不能。小不忍则乱大谋,如今还不是杀南宫翊的时候。

   慕辰灏深呼吸,压下心中的怒气,突然就笑了,“皇叔言重了,朕不过是跟开个玩笑罢了,是朕的皇叔,朕敬重还来不及,如何会做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南宫翊冷笑,“是吗?本王倒是觉得,皇上方才是真的想要对本王动手呢。”

   慕辰灏的脸色微变,面对南宫翊的逼迫,只能忍着,笑道,“皇叔多虑了,朕还等着皇叔的小王爷出生,为皇室添丁呢。”

   南宫翊也没有继续咄咄逼人,只是笑了笑,道,“皇上自己也该努力了,皇后的位子如今都还空着,本王看太后都着急了。”

   慕辰灏闻言,不由的又想起了苏浅陌,心中的悔恨再次侵袭而来。

   若当初他没有拒绝苏浅陌,没有因为心中那微不足道的自尊心而将苏浅陌赶走,如今她肚子里的一定就是他的孩子了……

   只要想到这里,他就心痛无比。

   本该早就提上日程的立后也因为他心中的不甘和怨恨而一直被耽搁着。

   不管是谁做皇后,他都会本能的拿那个人跟苏浅陌比,但他发现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就是,似乎谁都比不上苏浅陌,当初的魏紫涵比不上,为他上下了小公主的兰妃比不上,柔妃比不上,那些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比不上。

   不知何时,苏浅陌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独特的存在,似乎没有人可以超越她在他心中的位置。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好受。

   因为苏浅陌已经是南宫翊的妻子,已经有了南宫翊的孩子,已经是他的——婶婶!

   想到这里,慕辰灏心中似乎有一把火在燃烧,烧的他浑身都疼痛。

   慕辰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飞羽宫的,只是回到御书房之后就将自己关在了御书房里,不见任何人。

   转眼一个月过去,这一个月来,外面的谣言一直不曾平息,从南宫翊和苏浅陌是凶手,慢慢的变成了太后和慕明月是自讨苦吃。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说出了当时慕明月要残害苏浅陌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人们纷纷的开始关心起来苏浅陌,苏浅陌甚至听说,不少百姓都去附近的寺庙里给她和孩子祈福呢。

   得知这个消息,苏浅陌心中很是感动,拉着南宫翊的手道,“我如今才知道这些年为何要隐忍。”

   若南宫翊不委曲求全,不忍辱负重的留在皇宫里做国师,哪怕是恨透了这个地方也依然不肯离开,又怎么可能会有今日的一切呢?

   身为国师的他,看似一心一意的为百姓谋福利,为国家谋福利,其实也不过是为了给他自己树立威信,慢慢的,一点一滴的将他的名字渗透到百姓的心里罢了。

   当然,苏浅陌知道南宫翊心中,百姓的地位是很高的,他虽然恨皇家的人,但从来不会对无辜百姓动手,对待百姓,他是真的尽心尽力了。

   这些年,他真心的为百姓付出,如今才能收获百姓们对他的拥戴。那种拥戴,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树立起来的,它需要日积夜累,一天天,一点点的累积起来,而这样的拥戴一旦形成,也就不会轻易的被摧毁。

   这也是为什么南宫翊不怕慕辰灏散播流言的原因,他不畏惧那些流言,因为他在百姓心里的地位足够重。

   南宫翊笑了笑,道,“若早些遇到,或许我就不必这么隐忍了。”

   苏浅陌摇头,紧紧抱着他,“过去那些年,辛苦了,翊。”

   他需要付出多少,才能有如今这样的地位呢?

   不是一两个人拥戴他,支持他,对他深信不疑,而是整个国家绝大部分的人,就是慕辰灏也不能像他一样成为百姓们心中的神。

   苏浅陌真的很想知道,南宫翊过去那些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受到了什么样的磨难呢……

   “傻丫头,别瞎想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如今有在我身边,一切都是值得的。”南宫翊轻轻吻了吻她的长发,轻柔抱着她,嘴角带着幸福的笑。

   苏浅陌低头笑道,“好,咱们要一辈子这么幸福。”

   “一定会的。”他要把过去失去的幸福,统统都补回来。

   “明日就是苏墨言和慕明月大婚的日子了,说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儿?”苏浅陌眯起眼睛,笑的像只狐狸。

   南宫翊抿嘴一笑,“明天看着不就知道了?”

   苏浅陌得意的一笑,道,“太后那老妖婆今儿怎么没在飞羽宫外面吵闹了?”这些日子为了慕明月,太后也是蛮拼的,身体刚好就每天往飞羽宫跑。

   但,每次都被拒之门外,理由嘛……

   “太后难得来一次飞羽宫,外边的人就开始传言说是外面要害您了,如今外面无论如何也不敢让您踏进飞羽宫一步,否则,还不知道会被外人说成什么样呢,为了太后您的安全,还是请回吧。”

   这是苏浅陌的原话,据说太后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气得在床上躺了三天。

   ------题外话------

   我能说,我今天累得像只狗一样吗?上班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跟今天这么忙的,一个人把三四个人的工作全部做了,像只陀螺不停的转啊转的,晚上还能有力气码字,我也是不容易啊╮(╯▽╰)╭

   么么哒各位妞儿们,月底了,有票票的,都交出来吧,不然要过期啦,(*^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