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成人抖音快手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秋丽雅看向了叶安然。

叶安然真诚地凝视着她:“靳煜总说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聪明的人,妈妈您聪明,也能看透人心。”

秋丽雅不知道为什么,就轻轻地笑了出来:“靳煜啊……”

“他不会有事的。”叶安然语气肯定地说道。

她此时,除了能告诉薄妈妈这一句话外,她也不能透露再多了。

所以她希望薄妈妈是听得懂她的话的。

秋丽雅,看着叶安然。

“他真的不会有事。”她又重复了一遍。

秋丽雅一直在看叶安然,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总觉得安然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

安然这两天的转变太明显了,之前她为了靳煜伤心难过的样子,并不可能是装出来,秋丽雅自认为这点儿眼力还是有的。

所以她就是想来问一问她。

古香佳人尽显东方风韵

此时听到她话里有话,她似乎就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但是,她是要选择相信安然,还是不相信呢?

做为一个母亲,她无法看着靳煜有事,无法冒这样的险。

“安然,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有什么难处,说出来,如果不说出来,事关靳煜,爸爸还有我,都不会答应放离开。”

“妈妈,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

秋丽雅看着她,长长一叹。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吵杂的声音,秋丽雅一时心里也没有决断,于是便走了出去。

叶安然已经猜到了什么,转眸在房间里扫了一圈,看向了桌上,顺手就把桌上的茶杯握在了手里。

“们是什么人?竟然私闯民宅?”

“就是啊,们这么做是犯法的?就算是警-察也不能这样,没有搜查令……”

“这是搜查令,我们是S国缉毒小组,我们怀疑一名贩毒嫌疑犯就潜伏在们薄家,所以要捉回去审查。”

“贩毒嫌疑犯?”薄老爷子瞪大了眼睛。

“是的,薄老先生,冒犯了。”

一队人马小跑进去。

叶安然已经站在门口,就有人跑向了她,伸手将她一捉,一对手铐就铐了上去。

那将她铐住的警司,在俯身向她的时候,小声地说了一句:“叶小姐,我们是季市长派来的。”

叶安然一听,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们这是做什么?她怎么会是贩毒人员呢?”秋丽雅没有想到对方一看到叶安然就将她铐住了,顿时厉声问道。

“薄老太太,我们是根据线索查到叶小姐的身上,所以现在要把她带回去调查,冒犯了。”

“这件事情是谁允许们的?王局知道吗?”一连番的事情,打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薄老爷子开口问了一句。

“薄老先生,我们是国内缉毒特别小组,任何行动都是直属于上面,不需要向各地级市汇报申请。”对方一边说着,一边让人把叶安然带走。

整个过程,只不过用了十分钟不到。

当薄老爷子一行人反应过来时,缉毒小组已经带着叶安然离开。

“那些人,不会是假的吧?”薄佑霖,也是反应了过来,问了一句。

薄老爷子一听,脸色一沉,不敢大意,直接就给王局打了电话。

但王局并没有接到这样的消息,最后薄老爷子将缉毒小组组长的相片传了过去确认后,王局给了肯定的答应,确实是有这么一个缉毒小组,这个人也确实是组长。

但是,叶安然怎么会牵扯到贩毒,还被当成嫌疑犯带走呢?

“想不到叶安然竟然会是这样的人?之前,之前不是说那个尼古拉斯是跟一个国外的毒袅搞在一起,那个毒袅派人来捉薄小叔吗?会不会是这也有关呢?”叶柔心轻轻地开口。

众人看了她一眼,不得不说,这事情,太不可思议了,他们竟然也觉得并不是不可能。

“不知道应当说什么才好了,只盼着咱们家不要被牵连进去才好啊!叶安然看着那么简单平凡的女生,想不到背后有这么多阴暗的事情……”

“也不是无迹可寻啊,之前她说什么有朋友能在网上搞事,想想,她怎么会有那么厉害的朋友呢?现在想来,说不定就是这个贩毒的集团网呢!”

“太可怕了啊!”

“好了,说够了没有?现在最主要的是想着怎么找到靳煜并救他,至于叶安然究竟是什么人,与我们没有关系,总之薄家不会再认她那个儿媳妇!”薄老爷子沉声地喝了一句,却是一下子脸色就沉了起来。

现在这样的情况,叶安然被带走,谁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去找王局问问,看看能不能内部想办法让叶安然打个电话。”薄老爷子开口说道。

“我陪去吧。”秋丽雅说道。

……

叶安然坐在车子里。

那警司已经拿出钥匙替她解开了手铐。

“得罪了,叶小姐。”

“并没有,们也是为了帮我。”叶安然摇了摇头,看着路边,开口问道:“我们现在去哪儿呢?”

“我们把送去双尊公寓,有人会在那儿接,至于是什么人,我们也不清楚。”

“谢谢了。”叶安然应了一声,大概已经知道接她的人是谁了。

到达双尊公寓的楼下,果然就见艾子站在门口正心急地等着她,看到她下车,立马就冲了过去用力地抱住了安然,紧张地问道:“安然,没事吧!”

“疼!”叶安然被她一抱,疼得叫了出来,那眼泪也飙了出来。

“怎……怎么回事?哪里痛了?他们对施暴了?”左艾艾一听,顿时急急地叫了起来。

“没事没事,我们先进去再说。”叶安然摇了摇头说道。

“嗯,先进去。”艾子赶紧点头,这下子不敢去碰她,只是小心地跟在了她的旁边。

直到进了房间,一关上门,艾子便急急地问道:“怎么回事呢?哪儿受伤了?他们是不是打了……他们怎么可以这么野蛮呢?这都什么社会了,竟然还有人这么施暴打人!……”

艾子说着说着就急哭了。

叶安然赶紧安慰她:“没有没有,想多了,他们并没有施暴,只是当时老爷子一怒之下甩了茶杯过来,那茶水是刚沏的,烫到肩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