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菠萝蜜菠萝蜜手机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闻言,周霆却并没有听他的话离开,反而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那里,肥头大耳的家伙差点没撞上他胸口去。

   一下子,肥头大耳的家伙就要爆发,周霆居然敢违抗他的命令,简直不知死活,不见棺材不掉泪,欠揍。可周霆却摇了摇头,好像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而是满脸的鄙夷和无奈,轻轻一搭手将手就搭在了肥头大耳的家伙肩膀上,他顿时就乐了,怒极反笑,“嘿!小子,我看是……”

   后面的‘活得不耐烦’几个字还没脱口,周霆只是轻轻一用力,那肥头大耳的家伙就感觉一股沛然大力袭来,整个肩头好像要别捏碎了一样,一下子他的额头就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脸更是涨的通红一片。

   周霆这才含着笑松开他,看着他轻轻的问道:“现在,还需要我让开吗?”

   肥头大耳的家伙顿时面露骇色,他是彻底都被吓破胆了,这光是轻轻捏了他一下就这么疼,这要是给他一拳或是一巴掌,那得多疼啊。他本来就是欺软怕硬的混混,见周霆比他狠,哪里敢嚣张啊。可他身后的猥琐的耗子却不知道老大的遭遇,听到周霆这装比的话,立马就叫了起来,“特么的知道要让开还站在那里,小心劳资揍。”说着就有些期待老大会不会表扬他,让他待会儿多玩一会儿。

   可肥头大耳的家伙却吓了一跳,生怕周霆生气,于是猛地一回头,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抽在了那猥琐的耗子的脸颊上,把他给抽懵了。

   “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时候就听到周霆幽幽的声音传来,肥头大耳的家伙立马就明白了周霆的意思,忙扭头对他忙不迭点头,“是是是,我们马上滚,马上滚!”说完他就拉着猥琐的耗子,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好像生怕周霆反悔,把他暴揍一顿。

   跑出去老远,猥琐的耗子才被他松开,耗子很是不解,有些埋怨的说道:“老大,干嘛认怂啊?那小子只有一个人,我们俩完全……”

   听到这话,肥头大耳的家伙立马就毫不犹豫一声怒斥,“懂个屁,知不知道?刚刚那家伙就捏了我一下,差点没把我肩膀给捏碎了,要是厉害,可以去找他,别怪我没提醒,到时候被人打出屎来,别找我。”

   闻言,猥琐的耗子顿时愣住了,然后猛地打了个寒战,显然是吓到了。

   森系女孩纯净如梦中仙般可人

   看到两个家伙像是逃命一样的跑了,周霆没什么感觉,可姜雨荨却目瞪口呆,指着肥头大耳的家伙的背影,愕然不已,“他们,他,他们这就跑了?”

   “不然呢?”周霆一耸肩,姜雨荨顿时就松了口气,一拍自己的胸脯。可是,看着她拍胸脯那拍的一颤一颤的弧度却让目光投过来的周霆眼睛一下子就瞪直了,怎么都挪不开了。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姜雨荨一低头,顿时俏脸一红,狠狠的啐了周霆一口,她本来想骂周霆流氓的,但一想这样岂不是更尴尬了?所以这话就没出口,只是捂着胸脯警惕的看着周霆。可这样子却比直接骂周霆流氓更让人尴尬。

   周霆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连忙转移话题问,“对了,在哪里下车啊?”

   “普阳!”

   姜雨荨也似乎没有生气,只是感觉一阵羞意,还有对周霆毫不掩饰的目光感觉羞燥难当而已。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按照道理来说,周霆这三番两次的占她的便宜,她至少也应该给他一点眼色瞧瞧才对啊。可她偏偏没有。她想了想,最终将这归结于周霆刚刚救了她,现在又帮她脱离险境,所以她心生感激。

   所以,她就顺着周霆的话也没在刚刚的事情上做纠缠,反而忽然就想起来了,刚刚周霆说帮她有条件。她连忙问道:“对了,刚刚说,帮我要我答应一个条件,什么条件?”

   她这么一说,周霆才反应过来,往前后两边的车厢看了看,没发现那几个尾巴,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他才紧张的对姜雨荨说道:“是这样的,我刚刚躲在厕所,是因为有人要追我,要对我不利,所以……我想让帮我,一会儿……”一番加工之后的讲述,算是让姜雨荨明白了前因后果。

   听完后,姜雨荨顿时豪情大发,“好,这件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她刚刚还在想怎么报答周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了。本来听周霆说有人对他不利,周霆又说让她帮忙她还吓了一跳,虽然她想还周霆的人情,可那也得量力而行啊。现在,彻底放心了。

   这事儿太简单了。

   得到姜雨荨点头答复,周霆满意的笑了,同时他心里也是心情大好,忍不住嘴角就扯起了一个弧度。那几个尾巴,他本来还苦恼,总是这样被他们跟着却又不能教训他们,太不爽了。现在,有了姜雨荨的帮忙,他相信,绝对够这几个家伙喝一壶的。

   心情大好啊!

   “那我们怎么开始啊?”姜雨荨虽然答应了周霆帮他,也觉得这事儿太简单了,就是演个戏而已,但要是真正开始,姜雨荨又有些一筹莫展。万事开头难嘛!

   “一会儿看我的眼色行事。”

   “哦!”

   姜雨荨木讷点头。

   十分钟后,一节车厢里,周霆和姜雨荨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感觉到那几个尾巴又一次靠了过来后,隐晦的笑了笑。而那几个尾巴发现周霆的踪影后,也是松了口气。他们刚刚本来看到周霆进了洗手间,加上他之前要逃跑的架势,所以以为他要跑了。当然,他们也没想过周霆会通过洗手间的窗户跑路,所以就想着等周霆从洗手间出来再继续跟着他,看他在哪里下车。

   可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姜雨荨和两个心怀不轨的混混,所以暂时隐蔽了起来,等他出来了再说,在他们看来这个应该很快才对,结果等了这么久。等他们发现周霆和姜雨荨走了,就连忙跟上。

   看到周霆还在,几人同时松了口气。

   而这时候,感觉到他们的周霆,给了旁边的姜雨荨一个眼色,姜雨荨会意,语气又一次变得客气了起来,说道:“周霆,我们算是认识了,刚刚真的是太谢谢了,要不是的话,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说到这里的时候她依旧难以忍住激动的心。

   周霆闻言摆了摆手,“这是应该的。”

   “这样吧!”姜雨荨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忽然叫道:“一会儿下了车,我请吃饭吧,不要拒绝我,这是我唯一能够表示感谢的方式了。”

   “好吧!”

   周霆先是迟疑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见状,姜雨荨大喜。

   周霆却忽然轻笑了一声,问道:“其实,是怕那两个家伙继续缠着吧?”

   被他拆穿了心思的姜雨荨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扭头,不敢去看周霆,嘴上却忍不住辩解了一句,“哪有啊,我真的是想感谢一下。”但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

   周霆又怎么会相信?不过他也没在意,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么说,请客就行,正好我也饿了,大半天没吃东西了。”说着他轻笑了起来,姜雨荨一愣,随即也笑了。

   两人的样子,相处的其乐融融的,很是和谐。

   而那些尾巴,因为害怕周霆发现,但其实他们来知道,周霆已经发现了。依旧小心翼翼的。所以,对于周霆他们的谈话,听得不是很清楚,只隐约的听到,周霆他们在说什么‘感谢’、‘下车’、‘请客’之类的话,顿时齐齐眼前一亮,周霆似乎很快就要下车了,而且还是在前面不远下车,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立马,就有个尾巴走开了,到了一边去掏出一部充满了科幻味道的纯金属材质的手机,一看造价就不低,拨通了一个号码。

   周霆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得知了自己的行动路线,肯定会做好截杀他的准备。

   不过,他没有在意。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很快,火车广播里就开始播送火车停靠的信息,而一些乘务员也开始在各节车厢里叫喊,提醒乘客到站信息。等到火车靠站,周霆和姜雨荨一起,挤着人群,下了车。几个尾巴也连忙跟上。

   可一钻出火车,哪里还有周霆和姜雨荨的踪迹。

   几个尾巴立马就意识到,他们暴露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周霆和姜雨荨走的太快了,但几个尾巴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领头一人一挥手,“追!”他们没别的选择,就算是周霆真的发现了他们,他们也必须把周霆找到。

   这车站的普阳市的火车站,算是比较发达的,火车站修建的很大,车站大厅也很宽敞明亮,来往的旅客络绎不绝。

   几个尾巴刚从地下通道出来,进入车站大厅。

   大厅虽然宽敞明亮,一眼就可以看到大部分地方,几人根本就没发现周霆的踪迹,他们没有放弃,领头的一挥手,“走,出去看看。”他咬着牙,一幅恶狠狠的表情。

   等他们出了车站,立马就有个尾巴看到了不远处的周霆和姜雨荨,立马就激动的叫了起来,“大哥,他们在哪儿。”所有人循声望去,顿时大喜,然后就大踏步走了过去。

   但还没等他们追上周霆,几个混混模样的家伙就围了上来,一下子就将几个人围在了中间位置。

   领头的尾巴面色一沉,看着那混混领头的家伙,一脸的横肉,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但他丝毫不怵,沉声问道:“这位朋友,我们貌似,没有什么过节吧?”

   那一脸横肉的混混老大一斜眼,“没过节?们把我的人打了,居然跟我说没过节?”

   领头的尾巴一愣,就想说,是不是认错人了?可没等他开口,那一脸横肉的混混老大就一哼声,说道:“行了,少废话,今天不给个说法,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的意思很简单,先给我兄弟道歉,然后那个万把七八千的出来摆酒,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没错,他就是来敲诈的。

   几个尾巴面面相觑,才明白过来,感情遇上敲诈的了,尼玛坑爹啊,他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哪里有功夫跟他们瞎扯淡啊。

   但是,看情形这些混混不打算让他们轻易过去啊。

   尼玛,坑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