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荔枝直播app下载安卓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箱子太大了,还被塞得鼓鼓囊囊的,南谨言把最大的一个放进后车厢里,另外两个放后座。

   说实话,意意挺不想坐前座的,总觉得南三哥身上的气场太强大,或许是经久处在政界高位,挥斥方遒惯了,眉眼间总有着一抹锐利,往那一坐,颀长的威压便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意意没有犹豫太久,眼下的情况根本没有让她犹豫的可能性,卯足胆子坐进副驾里,却也大气不敢出一个。

   南谨言手把着方向盘,脚下已经踩到了油门,“坐好了。”

   意意没想到他会说话,仓促间侧头看他一眼,应声:“好。”

   一路无话。

   意意放在腿上的双手手指搅在一起,时而碰碰,多数时候瞥眼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致没有一帧是入了她的眼的,一直到前方红灯,意意四处乱看的时候,蓦的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殷素素。她不是单独一个人,面前还站着一个衬衫挺括的男人,很高的个子,殷素素需要仰头才能和他对视着,恰好正面朝着意意这边的方向,她扬起的脸上,盈着淡淡舒心的微笑,似乎对面前这人是不设防的,

   还有些亲切。

   意意当即脑子里一空。小心的侧眸去看身边的人,当先入眼的,却是把在方向盘上,指节愈加收紧,而绷得手背发白的男人大手,背面的血液都被逼走了,能见得白骨的大略轮廓,一双遒劲的手臂上,青色的经脉条条绽起,盘

   根错节的盘在他的手臂上,看上去尤为可怖,不用再去看脸色,也能知道此时的南谨言,已然处在了盛怒下的情绪中。意意渐渐的有些坐不住,僵挺的上身有些失重了,她轻着动作,慢慢的靠回椅背里,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擦过南谨言,他侧颜线条坚毅,覆了一层阴霾状的冷沉,一双鹰隼般的眸瞳,径直的盯在前方那两

   让宅男入迷的MM性感身段

   道身影上,他似乎用舌头抵了抵口腔内壁,腮边抵得突出了一瞬,将他脸上的沉怒又再往上推了几分。

   意意心口莫名的打颤,她悄然抬手,抚在了左心脏的位置,分明自己是一个局外人,可坐在这个位置上,竟然让她有种从骨子里都在震颤着的怕意。

   她小心的将视线再看向前方,这一眼过去,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男人勾住了殷素素的肩膀,半强硬半温柔的将她拉到身前来,不由分说的一个吻落在她额头上。

   殷素素似乎怔愣了一下,却没有拒绝。

   等男人的唇离开之后,她轻扯着唇角,微微笑了笑,模样亲和。

   意意看得一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耳旁攸然听见一声冷哼,像是掺杂了碎冰渣一般,冷得能渗到人的心底里去。

   红灯早就过了几秒,身后排着的车开始不耐烦的按喇叭,意意甚至从后视镜里看见后面那辆车上的司机下来了,气势汹汹的过来,用力拍打两下车窗。

   南谨言市长的身份,他这张脸在江城几乎是家喻户晓,意意正想劝他,却没能来得及,他已经降下了车窗,外面的人还没有发难,他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去,吓得人瞬间噤声。

   “滚!”

   “这人……还有理了是吧,这……唉,有些眼熟啊。”

   南谨言沉着脸,将车窗关上了,一脚油门轰了出去。

   意意一双手都抓在安全带上了,生怕南谨言情绪激动,车速过快会将她给甩出去。这叫什么运气啊,才一个上午,就把南家里的两个秘密都亲眼了解到了,她是一件事都不敢往心里去,现在更是万分后悔,干嘛要坐南谨言的车,刚才的那一幕,她也没有那个胆子去跟别人说,感觉从此

   往后,心里就要揣一个大毒瘤了,简直糟透了。

   幸好,南谨言还算是理智,车子开到栖霞路114号前,还知道缓速将车停下。

   意意在车子拐进别墅区这条柏油马路的时候,就默默的给小葵发了一条短信,到了之后,小葵和胡伯都站在门口等着。意意解开安全带,南谨言没动,他双眼目视着前方,这会儿情绪似乎是压下了,但也不难看出他脸上隐忍的痕迹,意意是不敢在这时候去触霉头的,小心翼翼的道了声谢,然后和胡伯小葵一块,一人拎出

   一个行李箱。

   南谨言二话没说,直接将车开走。

   胡伯看了一眼车尾,问意意,“那是三爷的车吧。”

   “是啊。”意意满口敷衍的答了一句,不太想就南谨言的任何话题进行下去,赶紧不着痕迹的招呼他们两个把行李箱往家里拎。

   小白这时候已经醒了,吃过了早餐,在客厅里搭积木,一看见她回来,冷淡的问了声:“去哪了?”意意把行李箱往地上一放,没控制住手劲,动静有点大,她直接提在手上拎了一段路的,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装了什么,少说也有二三十斤重,这会儿累得她气喘吁吁,手指搭在拉杆上敲了敲,瞪眼看着悠

   闲的小家伙,“再这么恶声恶气的对我试试,我一大早跑去给拿行李,回来一杯水都没有就算了,还被问,再问,小心我打。”

   小白看她一眼,站起身就走。

   意意心头跳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想,刚才那话是不是说重了,毕竟这会儿她和小白还处在最敏感的时期。

   她正想将手上的东西放一放,追过去哄人,抬眼就见小白从厨房里出来了,意意刚迈开的步子又退了回去,很尴尬的站回行李箱旁边。

   小白走到她面前来,手里拿着一杯清水,递给她,“拿去喝。”

   意意看一眼水,再看一眼小白,乐呵呵的接过了,“谢谢主子。”

   “下午有没有时间?”

   “有啊,怎么了?”

   “有就陪我去挑窗帘吧,房间里挂着的那副太丑了。”

   意意喝了一口水,垂眸看着小白一脸嫌弃的模样,“行吧,我本来就有这个意思的,那就两点半再出发吧,中午吃了饭午睡一会儿,免得下午没有精神,对吧。”

   说完,她把空了的杯子往前一送,“还想喝。”小白立时拢起眉头,嫌弃的白她一眼,“自己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