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在线播放无需任何播放器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杨萱秋这么一说,还真让我坦然不少。

   “行吧,我也该回去伺候根哥吃饭了,走了昂。”杨萱秋笑眯眯的,还伸手轻轻的柔柔的在我脸上滑了一把,这才转身往外碎步而去。

   我意犹未尽,竟然还有种想留她的冲动,还好我不至于饥渴到这么一个可怕的地步。

   杨萱秋到了门口,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回头说:“对了,洋洋,方便借嫂子点钱吗?”

   “额?”我有点意外。

   杨萱秋略显尴尬说:“不瞒说,嫂子是攒了些钱,可前阵子根哥妈不是病了吗,钱都砸医院了,这手头现在紧的,都吃不上肉了。哎,本来下午还说炖排骨的,后来一想,就没舍得。”

   “也知道,根哥现在这身体状况,不吃点肉,我怕他身体更不好了啊。”杨萱秋很是发愁的唉声叹气说。

   我没多想,忙拿出来钱包说:“别急,我这有……一千多,先拿着用,嫂子。”

   杨萱秋过来很自然的接下,冲我媚眼一笑:“谢谢昂洋洋,真好。”

   “跟我还客气什么啊,嫂子,嘎嘎。”说完这话我自己都有点小后悔,这不是说我坦然接受了我现在跟她这个尴尬的关系了吗?真是的!

   杨萱秋冲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行,那嫂子就不跟客气了,要是想要嫂子了,随时给嫂子说,啊。走了。”

   清纯校园少女化身运动达人元气照

   “我送,嫂子。”

   我忙不迭的送她出去。

   “萱秋,别回去了,在这吃饭吧。”出了屋子,我妈在客厅坐着,笑呵呵的冲杨萱秋笑道。

   杨萱秋说:“不了婶儿,我家那口子不是不知道,我不在家他自己能吃饭,我一回来,不伺候着他吃,他就跟个孩子似的不肯吃饭,愁人啊。”

   我妈眉开眼笑的:“根子这样是给讨乖呢,让着他点,可别跟他置气啊。”

   “放心吧婶儿,我现在都把他当儿子养着了,哪儿有妈跟自己儿子真置气的,对吧?”杨萱秋笑呵呵的,本该是一句玩笑话,可我听的,却总觉得她话里怨气十足。

   我妈嘎嘎笑了:“男人啊,有时候就跟个孩子似的,呵呵。那快回去伺候根子吧,婶儿就不留了昂。”

   “嗯,走了婶儿。”

   我送杨萱秋出来,穿过院子到了门口,这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街上没人,这点多半都在家正吃饭呢。

   “洋洋,晚上有事儿没?”杨萱秋忽然回头朝我问道。

   我愣了下,一头雾水:“怎么了,嫂子?”

   “晚上没事儿,就过来一趟,嫂子给来个更好的服务。”杨萱秋凑过来,邪魅的低声笑道。

   我猛然一震,真是惊的差点叫出来。

   “不行不行,嫂子,根哥在家,可不能胡来!”我吓的赶紧叫道。

   杨萱秋娇嗔说:“傻弟弟,喊什么喊,怕别人听不见啊?”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声音大了,担忧的环顾四周,见没人,这才松了口气,苦笑说:“嫂子,我觉得咱俩这样真不好,要不然,以后咱们别这样了,行吗?”

   杨萱秋一板脸:“怎么,嫂子刚把伺候好了,就不管嫂子了是吗,这可是卸磨杀驴啊,好弟弟。”

   被她这么一说,我反倒有点愧疚的感觉。

   可是,退一万步说,我也不能去她家跟她那什么啊!

   我只好哭丧着脸说:“嫂子,我没这个意思。根哥跟我大伯大娘都在家,我可不能胡来。”

   “傻瓜,大伯跟大娘没在,大娘病好了,大伯想让大娘散散心,就带娘出去旅游了,要不然嫂子我就不回来了。”

   我说呢,平时杨萱秋都是月初或者月底才回来,今儿怎么突然回来了,我甚至还天真的以为,她是为了我才回来的,我这自作的,也真是够够的了。

   “那也不行,根哥不也在家吗,嫂子,晚上我就不去了。”我收起来腹诽说。

   杨萱秋却坚持说:“傻弟弟,根哥现在每天早早就睡了,而且一睡就跟个死猪似的,叫都叫不醒。信不信,就算怼的嫂子嗷嗷叫,根哥也醒不来?”

   闻声我脸上突地滚烫,瞬间崩溃。

   “嫂子,可我这……”

   杨萱秋却不让我说话了,直接打断:“行了昂,傻弟弟,咱们都有过……算是两次吧?还害羞吗?王洋可不是会害羞的爷们儿昂,嫂子知道。行了,回去吃饭吧,晚上十点过来,不来的话,嫂子可不高兴了,走了。”

   望着杨萱秋依稀的妖娆背影,想着晚上去她家玩,我这心里居然真的还有点莫名的小兴奋。

   可是,更多的还是无语和崩溃。

   怎么好端端的,我就跟嫂子成了这么个关系啊?

   我也是,怎么又是兴奋又是纠结又是自责的,我这到底是怎么个心思,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带着混乱的思绪,回了屋子吃饭,刚坐下,我妈就问我:“根子媳妇找啥事儿啊,洋洋?”

   “没啥事儿,借钱来着。”我随口说。

   “借钱?她现在不是跟人在城里打工,挺挣钱的吗?”我妈纳闷说。

   我只好解释说:“我大娘前阵子不是病了吗,花了不老少,这不,大娘病好了,带大娘出去旅游去了,肯定又得花钱。”

   我妈闻声黯然的叹气,无语说:“大伯大娘也真是的,萱秋在城里挣钱再多,肯定是也不容易,他们也不知道心疼心疼儿媳妇,哎。等哪天萱秋受不了他们这么造了,跟别的男人勾搭上了,他们就老实了。”

   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就是一颤。

   “怎么了洋洋?”我妈见了我的怪异反应,诧异的问道。

   我忙说:“没事儿,对了,我爸没说啥时候回来?”

   “没……”

   我妈刚说了一个字,我手机突然响了,放下筷子拿出来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我不由的就是一愣。

   刘寡妇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谁打的?”我妈一边吃饭,随口问我。

   我忙撒谎说是货场的,出了屋子,在院子里接了:“喂,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