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草莓视频app官方免费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贺丝蕊和殷飞白的婚礼简直是专为媒体而设,整个流程就是一出安排好的戏剧,每个环节都在向别人表明,“我们很好,我们很幸福。”

   安珺奚接受采访的时候,记者问:“顾太太想给一对新人什么祝福?”

   这么老土的问题都有标准答案,安珺奚说:“我和贺小姐关系不错,现在她能如愿嫁给喜欢的人,我替她高兴。”

   记者接下来的问题就有点刁钻了,“今天顾家大小姐没有出席,顾小姐是不是依然放不下殷少东?”

   婚礼是现场直播,顾千梒说是不想看到那一对狗男女,在家里还是有关注新闻的。

   她听到记者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隔着屏幕对那个记者猛放刀子,“是讯息传媒,家要死了!”

   梁徽筠带着艾希坐在旁边,小艾希问奶奶:“什么是死?”

   顾况永呵斥顾千梒,“在艾希面前不要乱说话,教坏了她。”

   顾千梒生气,“我心里气呀,发泄一下都不行?”

   梁徽筠抱着孙女在怀里,她指着电视说:“不要听姑姑说话,看,妈咪在。”

   小艾希也盯着电视,“不见粑粑哦。”

   运动的大方体验

   “等会就能看到了。”

   梁徽筠等着安珺奚的回答,她就怕安珺奚不会说话,让媒体有乱写的空间。

   顾千梒抓紧抱枕,她和安珺奚互相看不顺眼,安珺奚会不会乘机讥讽她?

   安珺奚不慌不忙的说:“我们家千梒决定以后在国内发展,最近在接受公司密训,时间安排不出来,但是有托我给新娘子准备礼物,祝福一对新人百年好合,她已经放下了以前的事情,现在注意力都集中在工作上,她很努力,希望大家各界媒体多给她一些包容。”

   记者有些感动了,“们姑嫂感情不错呢。”

   安珺奚莞尔一笑,“千梒是家里的小妹妹,小孩子心性,她挺好相处的。”

   梁徽筠看着都笑了,她对丈夫说:“珺奚的口才……谁能占到她的便宜?她脑子转得快。”

   顾况永喝了一口茶,“她这回答是合格了。”

   顾千梒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安珺奚真虚伪,说谎话不眨眼。”

   顾况永说她:“怎样才能让大小姐满意?说好话不行,要说坏话?”

   顾千梒别扭说:“算了,我不跟她计较。”

   语气拽得上天,眼睛却不断偷偷瞟着电视上安珺奚的脸,目光渐渐看得出神了。

   安珺奚,好像也没有那么坏吧。

   记者大赞顾太太贤良淑德,家庭相处和睦,“顾总裁对太太这么好,太太肯定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吧,不知道是否可以和观众朋友分享一下?”

   安珺奚不敢恃宠而骄,观众和记者压根不想听她的什么方法,要是她真的长篇大论丈夫对她有多好,就有炫耀肤浅的嫌疑了。

   现在的观众和媒体都很难侍候。

   她在记者的奉承前保持冷静,说:“婚姻都是相互的,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不如大家采访一下今天的新娘子?他们是新晋夫妻嘛,我可不敢抢风头。”

   她调皮的把问题扔回给记者,记者们接招了,“顾太太真低调。”这样的豪门少奶奶不多见。

   安珺奚不知道自己收获了一波路人粉,她娴静的坐在原地,有其他的太太过来打招呼,她就说上几句话。

   外表看起来很从容,她心里却一直在回想刚才的采访,应该没说错话吧?

   十一点左右接新娘子的婚车回来了,浩浩荡荡的一列豪车整齐的排在路上,排场很大气。

   安珺奚有点懂贺丝蕊的意思,她是想通过这次婚礼把面子挣回来,让大家都看看她是怎样风风光光嫁入殷家的。

   记者全都涌上去,安珺奚听到身后有人在议论:“我丈夫昨晚还在酒吧看到殷少东一个人在喝闷酒,呵呵,这对新人看着幸福,背地里不知是怎样。”

   其他人跟着附和,“贺丝蕊还标榜自己是什么首屈一指大家族的少奶奶,拜托,她当顾家不存在吗?在顾家面前还敢说这种大话!”

   安珺奚不掺和不发表意见,在背后说闲话终有一天不知道会被别人传成什么样,祸从口出就是这个道理,她管好自己就够了。

   殷飞白和贺丝蕊从婚车上下来,摄像头对着他们不停闪烁,“麻烦新郎新娘看看这边!”

   一般的婚礼都不允许这么多媒体参加,贺丝蕊的婚礼特别不一样,她不论大小媒体都邀请遍了,势必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名媛始终是名媛。

   殷飞白没去扶她,相机的闪光灯让他两眼昏花,他开始不耐烦。

   他娶她已经是让步,想简简单单昭告媒体就算了,这个女人非得把婚礼办得拍戏一样,他都嫌丢人。

   贺丝蕊笑对媒体,她把手伸给殷飞白,殷飞白不耐的扯扯领带,“还不下车?”

   贺丝蕊的手尴尬的搭在空气中。

   记者们私下用目光交流,过来看新娘子的客人也渐渐安静了,这气氛不太对呀!

   贺丝蕊自己提着婚纱下车,她一把拽住殷飞白的胳膊,笑盈盈的跟他说:“再不笑,我明天就去找安珺奚晦气。”

   殷飞白勉强勾起一丝笑容,语气不善说:“快走。”

   两人朝礼堂里走,红毯两边站满了人,贺丝蕊对着宾客挥手,今天她是主角,谁也抢不走的光环。

   安珺奚远远的站着,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殷飞白皮笑肉不笑。

   可能他不是真心想娶贺丝蕊。

   姜柳和贺峰出现一会就退场了,连演戏都懒得演,他们再待久下去可能会打起来。

   他们不像来参加女儿的婚礼,两人黑着脸,对祝贺的宾客爱答不理,更像是来参加葬礼。

   大家心知肚明,表面上笑笑就过去了。

   陶曼秋和殷瀚东作为婚礼男方的长辈,在人前笑得还挺高兴,感谢各界名人百忙中抽时间出席这场喜宴,就连对着安珺奚都能笑出来。

   安珺奚佩服他们的演技,陶曼秋经历过上次的刺激,大有长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