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丝瓜黄色视频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王爷,宫里传来消息,您让盯着的那个道士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回事?不是让们把人给我盯紧了吗?这么多人都看不住一个人?还是在皇宫里把人看丢的,们是干什么吃的?”

誉王捏着茶盏的手一顿,将茶盏往桌子上一仍,茶盏碎裂,顿时撒了一桌的水。

侍卫赶忙低了头,一声都不敢吭,他在誉王身边跟着的时间长,知道这个时候若是有一个字的辩解,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还不如什么都不说,默默的挨上一顿骂,等王爷气消了,也就免了皮肉之苦了。

果然,誉王在房中来回的踱了几步之后,就控制住了怒气。

“到底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是,宫里传回来的消息是,这道士在得知楚王无事之后,就提出要走,但皇上不肯放人,再三要求那道士留在宫里,并承诺会给这道长建立道观,封他为国师,但这都被那道长一一拒绝了,皇上无法,且对这种世外高人也不能用强,只得找了借口,要求那道长在宫中多留几日,可没想到,那道长借口要去御花园逛逛,人才刚绕过一座假山便不见了,宫里的侍卫,太监,宫女,几乎翻遍了御花园的各个角落,却始终不见人影。”

誉王听完这话,眸色微微一深。

“方才说,人是绕过一座假山之后不见的?”

“是!”

“可是那假山之中有暗道,假山里有派人找过吗?”

粉红色少女情怀

“找了,皇上也有这个想法,一听说那道长不见了,马上就命人将那假山给砸开了,就连这假山所在的地面,都被挖地三尺,但并未看到什通道,那道士就像是凭空消失的一般,怎么都找不到。”

“凭空消失?”

誉王轻声重复了一遍,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一个画面,当初妙峰山后山的那个神秘女子,也是在假山中神秘消失的,之后便再也找不到踪迹。

难道说那个神秘女子和这道士有关?

“查,继续给我查,直到找到人为止,我就不信了,这世上真有人能凭空消失!”

“王爷,那道士没准真有神通,当日那神鸟不也出现的十分古怪吗?”

誉王磨了磨牙,他向来不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事,与其相信有神明,不如相信是有人在搞鬼,只是他没摸清里面的门道而已。

“是不是神鸟还是两说,多派些人手去查那道士,一有消息,马上来报。”

“是,属下遵命!”

这边誉王还在苦思冥想,搞不清楚一个大活人,是怎么好端端消失的,而另外一边,那个让满皇宫都遍寻不着的人,却是站在了秦子骞面前,一改之前面对皇帝时的仙风道骨,站的笔直,态度十分恭敬。

坐在秦子骞旁边的暮淸妍,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人的打扮,从这人身上穿着的道袍上,她就已经猜到了此人的身份,唯一想不通的就是,这人是如何避开皇宫中那么大多侍卫,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的。

“王爷,属下任务已完成,王爷可还有其他吩咐?”

“在宫中的这段日子,可有人怀疑的身份?”

“并未,皇上希望属下刻意留在皇宫,并许诺给与国师之位,属下已按照王爷的吩咐,直接回绝,另外王爷让属下调查的,皇宫侍卫中有多少人是誉王的人马,属下也已经基本摸清,待整理出花名册,便呈给王爷过目。”

秦子骞看着这道士模样的属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干的不错,这次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不辛苦,为王爷效劳,是属下的本分,属下告退!”

等到这人退下,房中只有秦子骞与暮淸妍两人之后,暮淸妍这才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这道士我猜到是安排的了,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这人的样貌可是被不少人看到了,不让人去外面躲躲,就这么让他大刺刺的在楚王府出入,不怕被有心人看到,然后抓住把柄做了文章吗?”

秦子骞将已经吹凉的燕窝粥推到暮淸妍面前,示意她趁着还有些温热赶紧吃,这燕窝粥要是完全凉了,可就腥了,孕妇最怕腥,回头再惹的她恶心反胃。

“说的这些,我早有准备,他脸上戴着人皮面具呢,回头将面具揭下,自然不会再有人认出他来。”

“戴了人皮面具?!”

暮淸妍仔细的回忆了一番,根本就看不出方才那人脸上有人皮面具,看着表情分明十分生动,这比现代的整容还要不着痕迹,这是怎么办到的。

似乎是看出了暮淸妍心里的疑问,不等她发问,秦子骞就开口解释了起来。

“若是整张脸都戴着面具,自然会给人别扭的感觉,所以他这面具只遮掩了部分五官,至于脸型,则是用了错骨术,再留了胡子,便能让人认不出他的本来面貌来。”

“错骨术?”

暮淸妍单听这个名字,都觉得一阵肉疼。

“人的头骨,特备是下颌骨是可以移动的,这些骨骼只要稍微变化一下位置,就能最大程度的改变一个人的样貌,虽说疼了些,但效果却十分好。”

易容的事,经秦子骞这么一解释,暮淸妍算是明白了,只是还有一点,她却有些想不通。

“方才那人应该没有瞬移的本事吧?应该也没有什么空间可以藏身,他是怎么做到在那多侍卫的眼皮子底下,逃出皇宫的。”

秦子骞见暮淸妍已经将一小碗的燕窝粥都喝的差不多了,非常自觉的为她又倒了一杯温水漱口。

“这天下还能有谁会有的奇遇,这么神奇的空间,自然是不会有第二个的,若是有,也不会甘心只当个王府守卫。”

“那这是怎么回事?”

暮淸妍有些心急的追问。

“没有这么大的神通,自然只能借助外力,誉王能在皇宫安插人手,我自然也能,只要有人能暂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里,留出一点时间,让他遁入密道,那便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皇宫。”

“密道?可之前不是有人来禀告,说皇上命人将整座假山都砸平了吗?并没有找到什么密道啊?”

看着暮淸妍这好奇宝宝般的模样,秦子骞忍俊不禁的伸手在她脸上轻轻的掐了一下,直惹的暮淸妍接连翻了他两个白眼。

眼看着暮淸妍要急了,秦子骞这才继续解谜。

“他们找不到,是因为找错地方了,密道并不在假山中,而是在假山旁的湖水里,他只要小心点,入水的时候,不要发出声响,自然能循着湖下的暗道离开皇宫,从皇宫的水下暗道出来,便是城中的一个别苑,前几日,随我一道进宫的时候,应该有看到,在楚王府和皇宫中间,有个山水别院,这别院平常并不开放,必要的时候,则是提供给京城中的达官贵人一个聚会场所,日后若进去,便知道,这别院中,有一条横穿了整个别院的河流,而皇宫中的暗道,便能通到这河流,顺着这河流一直往下,又连接着楚王府后花园的一处湖泊,只要水性好一点,便能通过这个方法,自如的穿梭在楚王府和皇宫之间。”

秦子骞解释的这么详细,暮淸妍总算是明白了这里面的情况。

“那这个暗道,就只有知道吗?皇上不知道?”

秦子骞摇了摇头。

“这暗道只有历代的监国者以及他最亲信的人才知道,本意是为了在紧要关头自救以及救驾所用的,只是这次,被我用在了其他用途上。”

这要是换了别人,暮淸妍可能还要说上一句,这是公器私用,但这次,秦子骞这么做,毕竟是为了她,这话,她自然是不能说的,要不然就会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我看皇上对这能推会算的道士十分感兴趣,他若是铁了心要找,让动用暗中的势力去找,要怎么应对?”

“不用应对,直接说找不到就好,既然是世外高人,又哪里是凡夫俗子能找得到的,等时日久了,皇上自然就不惦记了。”

暮淸妍一想也是,皇上毕竟是一国之君,要处理的国事那么多,朝堂之上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誉王,他哪里有心思一直纠结在一个道士身上。

“对了,誉王府里的情况怎么样了?范妍儿如今被放出来了吗?”

秦子骞点了点头。

“已经被解了禁足了,誉王与范尚书见了一面,两人定然是达成了什么协议,范尚书前脚刚出了誉王府,范妍儿后脚就被放出来了,而且当天晚上,誉王就宿在了范妍儿的房中,据说范妍儿这几日,在誉王府都是抬着下巴做人。”

范妍儿是抬着下巴做人还是低着头做人,暮淸妍并不关心,她只关心李暮欢在誉王府中过的好不好。

秦子骞看了一眼暮淸妍,自然能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放心,李暮欢肚子里的这胎,誉王很重视,就算是为了这个孩子,他也不会让她吃了亏。”